一個人的道門第4章 換將

    測試廣告1天色見亮,花狗咽着嘴裏的夢口水眨巴着眼睛醒了過來,算是偷了一個懶覺,環視周圍,眼珠子一轉做出精神萎靡的樣子。大筆趣 m.dabiqu.com

    「嘿,瘋子,昨晚後半夜巡夜的沒來?」

    「沒來。」

    「咦?這倒是稀奇,一般都是上半夜一次,後半夜巡一次,怎麼還短一次?」花狗來魚背山要塞也有兩年了,還是頭一次遇到短少一次巡夜的情況。心裏疑惑,但作為一個軍卒,這些事兒他也是沒辦法琢磨出個所以然來的。

    張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甚至一晚上沒睡,之前還拼殺了一陣,此時他實在是有些扛不住了,眼皮子打架打得厲害。

    「算了,不來巡夜更好,老子們天天都能打個盹。嘿,別眯眼了,等會兒早飯上來吃了之後就換崗了,下去再睡,免得又被當官的逮着抽你鞭子。」

    花狗用力的拍了拍張硯的後背,砰砰響,差點把張硯拍得背過氣去,不過張硯的瞌睡似乎也緩了緩。

    不多時,一隊隊抬着木桶和碗勺的輔兵從城牆下面上來了,送過來的就是值夜軍卒的早飯。

    一碗稠粥,一張臉大寸厚的麵餅,兩條小指粗細長短的醃菜,還有一塊兩指寬的肉乾。

    「咦?怎麼還有肉乾?別不是送錯地方吧?」花狗雖然饞那肉乾,可也不敢胡亂下嘴。軍伍里的規矩很大,稍微不留神挨頓鞭子都是輕的,而且為這種小事兒也太不值當。

    花狗是軍中一線的老人手了,輔兵們不好得罪他,而且大多與他熟悉,於是聽到花狗疑惑連忙回答說:「李大哥,這肉乾是昨夜輜重營帶回來的,這次林林總總的東西可多了去了。等中午還有醃肘子呢!」

    「啥?醃肘子都有?乖乖!輜重營那幫老爺們什麼時候這麼有能耐了?」花狗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沫。邊軍里食物保存不易,鮮肉基本上不用想,所有肉類不是煙熏就是醃製。雖然沒有鮮肉的滋味,但醃製得當也別有一番風味,特別是醃肘子,花狗常在夢裏夢見的美味。

    半年還是一年了?花狗都記不清輜重營那幫廢物多久沒有弄到醃肘子這種硬貨了。

    那輔兵四下看了看,然後湊近小聲道:「李大哥有所不知,昨夜輜重營的陳把總被換了,來了個新的,陳把總今天一早就離開要塞了。聽說昨夜將軍府里很是熱鬧,看樣子最近都不消停了。」

    「陳把總被撤了?嘖嘖,嘿嘿。行了,你快去忙吧。」花狗和對方相視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大家都是老油條了心照不宣就行,一切都在不言中。

    「老哥?怎麼了?」

    「嘿嘿,要塞最近怕是要變天了!」

    「嗯?」

    「沒事兒,吃東西吧,吃完了好換崗休息,說不定下午開始又有活兒要干。」花狗沒和張硯多解釋,端起自己的小木盆,一口粥一口餅子,吃得飛快。倒是那根肉乾被他收了起來放在懷裏並沒有就着一起吃掉。

    吃完早飯,等了差不多一盞茶的時間,輪崗的軍卒上來了,張硯這才擰着長槍列隊開始換防。等回到營帳里,簡單清理了一下身上血污之後就倒在自己的鋪位直接睡了,眨眼間營帳里就鼾聲四起。

    睡了三個時辰,張硯被臨邊的夥伴叫醒,眨巴眨巴着眼睛,左右看了看,發現帳篷里大部分人都已經起來了。有些鋪位已經空了,人估計是出去了。

    「快起來,活動活動,再去把屎尿拉乾淨,要吃飯了,等會兒又該上城牆了。」

    還是花狗在招呼張硯。因為張硯來時被分在了花狗這一夥,花狗是伙長,事事都得照看着他手下五六個人。

    「嗯?有肉?!」張硯處理好自己的事情之後趕到放飯的地方接過飯盆一看居然在乾飯里看到了一塊塊肉塊,拌在菜葉里散發着誘人的香氣。

    「嘿嘿,醃肘子,還是剔了骨的,講究!」花狗端着飯盆蹲在張硯身邊。他比較喜歡這個罪兵,雖然有時候瘋瘋癲癲的,但上戰陣

相關:
極品閻羅系統  浩劫使徒  玄清衛  我是旁門左道  都市神屠  
本類熱門 更多
逆天七界行逆天七界行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不朽道魂不朽道魂
玄武裂天玄武裂天
新書小說
更多
穿書反派的我只想殺青,女主人設崩壞了
穿越諸天從風雲開始
諸天之始:我兒葉凡有仙帝之姿
重生之山村小村長
龍影戰王葉軍浪蘇紅袖
我怎麼還活着?
從他掌心出逃
特區梟雄
萬象末世
異種突變
秀心金光大冒險
在HP世界備考四級
星武霸主
未來之丹遊星際
銀河弄詞兒
傅少誘愛重生小妻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