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道門第8章 游探

    測試廣告1「你這罪兵倒是懂些禮節。讀爸爸 www.dubaba.cc行了,起來說話吧。」

    「多謝官人!」

    「本官王德義,是丙字營總編制官,今日差你過來是通知你,從今天起你歸入游探旗效力。因為這是一個新的編制,所以由本官親自來知會你。」說着頓了頓,又問:「可識字?」

    「罪兵識字。」

    「呵呵,那很不錯。這是你的碟子,你自己下去看吧。之後你就拿着去後面新劃出來的游探旗營地,找林沢冬,林把總,他會安置你的。好了,你自去吧。」

    從報名進去,再到拿着一張令碟出來,前後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張硯還有些懵。深感一個小蝦米的無助,完全沒資格問話,指哪走哪。

    不過「游探旗」和「新設立」這兩個詞讓他感覺不太好。

    游探,這不就是游擊哨探的意思嗎?而「旗」是一種介於「營」和「伙」之間的編制級別。而這游探旗還是新設立的,甚至需要總編制官來充當臨時的編制通知,說明人手應該急缺。

    不過同時張硯還注意到王德義說讓他去找的是一位叫「林沢冬」的把總。

    把總是營一級的官職,而「旗」一級應該是「總旗官」。可王德義不可能把別人的職務給說錯,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旗編營級。

    張硯一邊走一邊問路,一邊在心裏很快就琢磨出來一些細節。這是下意識的動作,他以前在地球上的時候走江湖靠的就是頭腦,遇事不多琢磨琢磨清楚,張硯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光是那些經常和他往來的倒斗的就是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狠貨。

    一路找過去,那營地的的確確是新得不能再新了:只是一片光禿禿的空地,一群人正往上面拉篷布,看樣子是準備現搭帳篷。

    「你找哪個?」

    「啊?」張硯連忙回頭,看到一個滿臉絡腮鬍,光着膀子的壯漢一臉兇惡的看着他,身上的氣勢很強,是那種張硯只在那些武者精銳身上見過的壓迫力。

    「你找哪個!」

    「哦!我找林把總!」下意識的張硯就將手裏的令碟送了過去。

    那壯漢接過令碟,看了看,又看了看面前的張硯,點了點頭,說:「跟我來吧。」

    「您是?」

    「我就是林沢冬。」

    「罪兵參見大人!」

    「行了,走吧。」

    一路走進這處新的營地,林沢冬時不時的會對周圍忙碌的軍卒招呼兩句,或罵人或調笑,看上去與張硯印象里的把總官很不一樣。

    唯一搭建好的一座帳篷便是林沢冬的大帳。裏面散亂的放着不少銅條卷宗,還有一些大箱子。顯得很亂。

    「本來以你的身份和資歷是來不了我游探旗的。不過在昨夜裏你三槍瞬殺三名妖兵的事跡給你自己爭取到了來這裏的機會。換句話說,我這裏,非精銳中的精銳,非有一技之長的人是來不了的。

    你,很幸運。」

    「罪兵多謝大人抬舉!」張硯雖然心裏覺得對方這套話說得毫無新意,但並不妨礙他一臉激動的拱手捧場。這點職場上的基本技能他還是會的。

    看了張硯一眼,林沢冬笑了笑,眼裏有些許詫異。他看令碟以及書記官的備案上說得清楚,這張硯七天前以縱火殺人的大罪成罪兵身份進入魚背山要塞的,平時瘋瘋癲癲有「瘋子」的外號,就算在沙場裏適應很快,而且展露身手不凡,但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新兵蛋子。可眼前對方的表現卻不像一個新兵,完全看不到那種新兵該有的忐忑和茫然,反而有種老兵油子的既視感。

    林沢冬扭頭對帳篷外守着的副官吩咐道:「去把秦昊找來。」

    然後林沢冬笑着繼續朝張硯道:「游探旗的人不會很多,目前也就三百人不到,是新設立的編制,主要就是貫徹宋大人關於「主動出擊,料敵在前」的對戰主旨,所以,我們游探旗的人既是探子,也是游擊。這個你要

相關:
極品閻羅系統  浩劫使徒  玄清衛  我是旁門左道  都市神屠  
本類熱門 更多
沉淪之書沉淪之書
光靈行傳光靈行傳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魔法傲世錄魔法傲世錄
新書小說
更多
山寨小姑爺
相逢少年時
鑒寶從文物修復開始
皇天戰尊
帶着農場混異界
鬥獸山海
貼身家丁
我的精靈模擬器
棄妃不承歡:腹黑國師別亂撩
漫漫小時光雜貨店
五行陰陽傳
游龍戲鳳之美貌嬌娘
凰寵天下
天降嬌妻:妖孽夫君,夜夜歡
太陽神尊
都市傳奇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