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道門第11章 造燈

    測試廣告1「你說你有辦法在夜裏完成示警?在這兒?」秦昊面色不善的看着面前的張硯,他已經接觸手下這個突刺手有些日子了,也聽了關於對方之前在城牆駐防的一些事跡,同時也對對方「瘋子」的名號深有體會,一天神神叨叨的,看着就不正常。燃武閣 www.ranwuge.com

    之前完成了對預定探查點的烽火搭建之後就開始回來,沒想到張硯跑來說他有辦法將那處地理位置不錯的探測點弄成一個全天候的完美探查點,這不得不讓秦昊重視。但常年從軍的他又完全想不出張硯能有什麼辦法去改變之前那處位置的缺陷,下意識的皺起眉頭,暗道不會又是對方瘋瘋癲癲的胡言亂語了吧?

    張硯雖然看到了秦昊眼裏不掩飾的「懷疑」,但他既然開了口那就沒有退路了。軍伍里無戲言,即便是對「瘋子」也是要恪守的。況且他又不是真的瘋了,一旦他的辦法被證明有效,那麼無疑一件「大功勞」是絕對跑不了的。

    之前花狗說張硯留在城牆上的話一年多些應該就能清了身上的罪。後來到了游探旗,張硯覺得自己清罪的路又撲朔迷離了,可如今似乎再有了轉機。

    「是的伙長,我以前玩過一種小把戲,換個思路完全可以用在之前的那處崗哨上,作為夜裏的示警手段,不但快捷還能不受夜色遮蔽。」

    「簡單快捷?不受夜色影響?小把戲?呵呵,張硯,你現在若是閉嘴,我就當沒聽見你剛才的這些話,如若不然你是要給我拿出東西來的,否則就是拿軍務兒戲,十五下鞭笞是少不了的。所以你最好想好了再說話!」秦昊的言語生硬,但卻是給了他眼裏的「瘋子」最後一次退路。

    邊上的老於和老陳更是慌慌張張的想要拉走張硯,他們和秦昊一樣,認為張硯又發瘋病了,想趁着伙長留退路趕緊將張硯拉走,免得挨鞭子就太虧了。

    誰知張硯還犟上了,不但不走,還硬着脖子說道:「伙長,我可沒有亂說,我真有一法可以用在崗哨上作為夜間示警所用。而且方法絕對簡單可行,請伙長務必讓我試一試!」

    這秦昊擺了擺手,讓老陳和老於兩人閃開,又看了看一臉期許的張硯,此時他也有些拿不準了,畢竟這「瘋子」言辭鑿鑿的也不像是在胡言亂語,莫非真有什麼「小把戲」能解決軍伍里關於佈置崗哨的慣有規矩嗎?

    「軍中無戲言,張硯,你這麼說的話我可當真的在聽了?」

    「伙長,您放心當真話聽就是,我真有辦法!」

    「說來聽聽!其餘人就地警戒!」

    張硯不敢賣關子,見秦昊皺着眉給了他一個機會就連忙將孔明燈的大致情況講了出來。至於為何選擇孔明燈而不是煙花,主要還是孔明燈更簡單易做,而且不像煙花那樣會涉及到火藥這種可能會難以收拾的東西。

    「孔明燈?倒是個古怪的名字。不過你確定幾張紙,幾根薄竹片,一團油燈,這就能飛起來?」

    聽到是聽懂了,可秦昊臉色全無好轉,依舊難看。他實在不覺得張硯所說的這「孔明燈」能飛起來。完全沒道理嘛!

    張硯也是有些頭痛,他沒辦法跟對方解釋什麼是「熱空氣浮力」,也沒辦法去解釋孔明是誰。只能硬着頭皮道:「伙長,回到營地之後我做一個出來您就知道我是不是在胡言亂語了。」

    秦昊點了點頭,假話真不了真話假不了,的確只要回去一試便知真假。但他還是不看好張硯所說的東西,實在是太不靠譜了。

    等了一會兒,秦昊重新讓所有人啟程回走,留給張硯的就一句話:「回去之後試試,若是真有效必然少不了你一個大功勞,若是信口開河鞭笞十五下,到時候我會親自執鞭!」

    張硯讀出了秦昊眼神里的厲色,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即便他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可一想到被秦昊這種武者鞭笞還是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回到要塞,「張瘋子要造一種會飛的燈」很快就在游探旗里傳開了。

    軍伍里閉塞,誰上茅坑拉褲子上

相關:
浩劫使徒  都市神屠  我是旁門左道  玄清衛  極品閻羅系統  
本類熱門 更多
沉淪之書沉淪之書
逆天七界行逆天七界行
釋刀傳釋刀傳
狂神刑天狂神刑天
新書小說
更多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
神路:我變異出了多個金手指!
異域天境
霸婿崛起(林知命姚靜)
從紅樓開始的名著之旅
人在西遊寫小說,聖人都來催更了!
神隱歸來,盯上我的不止可愛女生
浩劫將至:我帶着全族去修仙
已婚再昏
舌尖上的火影
真實的探秘:129計劃
罪惡塑型
空間重生之陸葉
刀破蒼穹錄
星月玄靈
末世之重生御女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