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塵寰序文青向,可不看

    序

    他想死,一點都不想活了。

    第一次,也許是第一次吧,他開心而平凡地活到了24歲,可就在生日的那一刻,眼前突然一黑,等到他再次醒來,面對的卻是兩張喜極而泣的熟悉面孔。

    重生。他咀嚼着這個詞。

    ……

    從小,他就表現出異於尋常的聰慧。因為擁有近乎未卜先知的外掛,他生活的自是倖幸福福,順順利利。父母安康,女友們也都和睦,存摺里有大批發霉的數字,日復一日的精彩。他低調地扮着豬,從不吃老虎。

    可是,夢魘——他還不知道這是個夢魘——再一次來臨。像有什麼感應,也許只是無心,人生贏家沒像往常一樣辦一場high極了的生日宴會。他自個溜到老房子裏,抽了一夜的煙。凌晨3:28,火星滅了,青煙在黑暗裏幻作兩張熟悉的臉,卻沒人能看到。

    ……

    他讀物理,從剛開始會說話就學,父母小心地撫養着被人稱為妖孽的孩子,花光積蓄供他讀書研究。可他卻好像並不在意——當一切都可以重來,他不在確定他們還是他們。只是有時候他會趴在密佈的蚯蚓一樣的文字上發呆,淚水潤濕乾涸的眼,洇濕珍貴的文獻。

    如痴如醉,如痴如醉。他費盡心血地研究,上一生已經有了踏入科學之門的資格,他相信以他這一輩子的拼命與天分,他已經超越了很多學者。

    可沒用,儘管莫大的恐懼激發了他的潛能,儘管三世為人的他已超出世間所謂的天才太多,可他還不是那些神偏愛的人類之子,他找不到老子耶穌蘇格拉底牛頓愛因斯坦,他見了霍金,那個殘疾的老人相信他,可霍金也只能用電子聲說:「我很傷心,孩子…」他研究了數不清的猜想,但沒有一個能解釋這奇怪的情況。科學沒能拯救他。在死亡之前,他伏在案上,突然很想痛哭一場。

    ……

    多少次了,他瘋過,也清醒過。有一世他讀了無數的小說,從紀實到幻想,可最後卻發現書再多也有盡頭。咀嚼到最後,只剩下渣滓……就像他曾熱衷於旅遊,可去的多了卻發現世界本沒什麼不同,唯一不變的是醜陋的人心。每一次重複的起點,艱難的成長,都是他不可承受之重。他做過醫生,做過殺人狂,做過強,奸犯……

    世界像一盤不停倒帶的磁帶,當命定的時刻來臨,或是當他死去,新世界就創生,舊世界就燒毀在火里,只會留在他一個人的記憶中。所以他不去愛人了。真正的愛是把自己的靈魂切一部分分享,可在他而言,所有的付出都會在火焰中毀滅。有時候他會去看自己的初戀,這個她,和第一世漸行漸遠的她,和第二世東宮之首的她,和第三世恍如路人的她,是同一個嗎?他找不到他切下的靈魂,他漸漸乾癟了。

    還早的時候,他偶爾會覺得自己很偉大,這世界因他而存在,眾人萬物都依附於他。然而更多的是哀戚,因為即使無數次來臨,他都對這個世界無能為力。他就像一隻在莫比烏斯環上爬行的螞蟻,或是一隻在圓形滾籠里不停奔跑的倉鼠——倉鼠還是為了食物,他又是為了什麼呢?迷茫一會兒,他又會振作,小心翼翼地不去死亡,因為每一次的死亡,都是重複乏味的開始——無能為力的嬰兒期。

    再後來他放棄了這種小心,因為他發明了一種新的遊戲——如何儘快的死亡。第一次他用了八個月才跌撞而死,第二次是七個月被電死……最近的記錄是三個小時,他成功地用乳汁噎死了自己。

    ……

    多長時間了呢。他一出生就垂垂老矣,閱讀老朽的書,思考老朽的問題。他發現,思考,才是抵抗輪迴的唯一方式。

    兩個月擺脫父母,進入醫院,有人伺候有人照顧,他只管思考。思考人生,思考哲學,也思考自己——當然,他並非覺得這些有什麼好思考的。只是另一種遊戲——極為消耗時間的遊戲——罷了。

    ……

    終於,一次偶然。

    世間所有的奇蹟都來自於偶然。

    上帝也擲骰子。

    ——這個世

相關:
本類熱門 更多
岳風柳萱岳風柳萱
踏星踏星
我在異界有座城我在異界有座城
星辰之主星辰之主
新書小說
更多
娘子,龍袍請穿好,我要讀書的!
柯南里的克學調查員
我抽到了一顆星球
我被天道懲罰了
穿越後撩完天師惹王爺
隋末揚旌
重返1995
地界大陸
逍遙修仙志
快穿大佬請善良
此界修真不正常
魔尊駕到之重編廢材契約
重生二郎神楊戩
透視全能學生
一品傲妃絕殺天下
鬼脈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