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塵寰第十三章計策與計謀

    由於機械生物往往將節能放在第一位,又缺乏必要的娛樂手段和娛樂的欲望,所以在這片大地上,大部分機械獸一般都會處於只開啟傳感器的休眠狀態。

    但這裏不同,成片的機械獸筆直地站立着,不僅全身上下的各式各樣的傳感器都在以最高功率四處掃描,就連激光武器都已充能完畢,隨時都可以發射。

    地圖上詳細畫出了這些機械哨兵的感應圈,在離他們稍遠處的地方,李淵停和許真下了車。許真不怕熱,在沙漠裏的時候,站在機車後面吹風倒是非常安逸。但好景不長,一到了冰原地形,氣溫驟然降了下去,饒是她又加了件衣服,可還是站不住,最後不得已只好服軟坐了下來。當然和李淵停保持了很大距離就是了。

    「為什麼不用你的紅焰取取暖?」看着凍得小臉發紅的許真,李淵停疑惑地問道。

    許真鄙視地看了他一眼,「你忘了你上次要給我展示超感之力為什麼沒能成功麼?這次肯定不容易,能省一點是一點。」

    「咳咳……」李淵停尷尬地摸了摸鼻子,上次裝逼未遂簡直是人生污點啊,「恩,有什麼主意麼?調虎離山,背水一戰,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選一個?」

    「你在說什麼?你書里的典故麼,我怎麼聽不懂……」許真對於後面兩條計策很是費解。

    「……」

    最後還是決定了拙劣的調虎離山,他們兩個其中的一個將以決死的氣勢沖向內圈,然而這個人會在壓力最大的那一刻抽身而退,等到前者吸引到大部分注意力時,在後面守望的人再直接突破薄弱許多的防線。

    李淵停其實並不想讓許真去做衝擊敵陣的誘餌,倒不是對於許真的實力有所懷疑。要知道專精於破壞的紅焰,在殺戮方面可要遠遠超出專精於塑性和封閉的藍色冰雪,但總還是覺得讓一個女孩去做這件事很不符合他的審美。

    「別傻了,『青山貫雪』只有你才能拿到,老伯說了的,屬性不同根本侵入不了它的光暈。」許真擺出了往日的嚴肅小臉,滿是寒意的神情讓人覺得她似乎下一刻就要以身殉職似得。

    「那好,多小心。」既然情勢如此,李淵停也不再多說什麼,有翅膀的話甩開敵人應該也不會有太大危險。

    許真慢慢地向前走着,李淵停蹲在後面看她的背影。只是一個小世界啊,你在擔心什麼呢,又不會死人。

    但這樣蹲着真的很慫,像很多年前在地球上的時候,站在書桌後面看女朋友去和學院院長交涉一樣,「為什麼要把他的保研名額給別人?那個人明明沒他的學分績點高!就是因為那傢伙的爹是你朋友麼!」「你瞎說什麼!我不想和你吵,這又不是我一個人決定的。」院長對他的女兒大聲說道。那時候他在後面到底在想什麼呢?

    許真開始奔跑了,大劍憑空而現,劍身較著過去顯得凝實了很多,接着是大蓬燃燒的火焰,像是完全拋棄一切,竭盡全力地燃燒着。成群的機械獸開始躁動起來,他們的傳感器已經感應到了一絲情緒反應還有高量的熱量。

    在那兒!光束如雨,這是早已準備好的第一波大餐。沒有躲避,大概也躲避不開,許真只是把剛剛節省下來的情緒一下子全部燃燒。

    劍,向前劈,火線,升起如巨幕。一切光雨,盡皆燒融。

    後來呢?李淵停一邊看着,一邊想着,受不了打擊,又知道女朋友他爹沒有看上自己,時間流轉,畢業也就分開了。大概也沒多少年吧,怎麼就覺得記不清楚了呢。

    李淵停等待着,沉思着。想來還是虛境的緣故,他閱讀了自己後來那麼多次輪迴的記憶。第二次的時候,還沒進入大學就已經積累了大量財富,有了錢以後才有了底氣,找到那所大學,進了和第一世相同的班級,結識了相同的人。接下來是幸福,偷偷開着後宮,因此又不停地向她賠罪。有一天她突然說:「你到底欠我什麼呢?我沒那麼好。」

    說到底還是自己的錯。如果第一世的時候,他能夠像現在一樣,能夠坦然面對嘲笑和壓力,那麼也許後來就會是一個圓滿的結局,或者說,走

相關:
本類熱門 更多
諸界末日在線諸界末日在線
星辰之主星辰之主
陰倌法醫陰倌法醫
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細胞監獄
新書小說
更多
異域天境
廢土戀愛遊戲
我胎穿之後,整個山溝溝都暴富了
我有超級農場系統
柯南里的克學調查員
毒醫王妃稱霸全京城
情義山泉
我能百分百預判危險
時空魔錶
救世之劍
我曾忘了你
我和師姐共系統
隱天子
星魂棋
棄婦成妃
異世遇到愛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