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塵寰第三十一章法師的戰鬥

    執法者在路上。

    安東知道他們的流程,監視者通常不精於正面戰鬥,一擊不中就撤離是很正常的。

    但執法者不同。如果說監視者是黑暗裏尾行的鬣狗,那執法者就是黑暗裏的虎豹,街巷裏的帝王。想想看,在一群騙子,刺客,間諜雲集的公會,有人竟然敢號稱是執法者,他們的實力不問可知。

    速戰速決,趕快撤離。

    不光底密爾會堂的執法者會來,想必俄佐立參議院的真正的執法者也快要來了。

    通緝令:伊捷聯盟法師博·瑞安,一手策劃了東卡拉尼卡地區的大型心靈攻擊事件。俄佐立執法人員將不畏強權,誓死將其捉拿歸案。

    安東發誓,他是絕對不想跟和這種東西再扯上一絲一毫的關係。

    然而他們想走,監視者會放過他們麼?

    身為吸血鬼的監視者將自己分散成無數隻蝙蝠四散而飛,初看上去是為了逃跑,但處在潛行匿蹤狀態下的李淵停忽然想到一個生物學常識。

    在夜間,蝙蝠這種生物是靠什麼來進行探路和捕食的呢?

    在地球上,這是三歲小孩也知道的常識。李淵停恰恰忽略了,當然一開始誰也不知道監視者的真實身份是吸血鬼,沒有加以防範也是情理之中。

    偵測法術如此之多,潛行匿蹤對每種情況都有應對的措施,但除了最基礎的光學隱形,其他的特殊防護往往是衝突的,是需要施法者時刻根據條件來選擇的。

    因此,他自然也沒對聲波做出相應的改變。

    一陣刺痛從背後傳來,李淵停在意識到這一點以後就已經向前一個懶驢打滾,本應該從他的脖子上橫切而過的匕首,在他的後背上留下淺淺的痕跡。

    麻痹之意迅速地傷口處瀰漫開來,有毒!李淵停已經顧不得思考了,暴躁的紅色法術力在他的引動之下衝出了微型尼米斯的地底,以一種爆裂的姿態在他的體內穿行。

    他大口喘着氣,灼熱的呼吸不可抑制地從胸腹處奔騰上來,他完全沒學過紅色的法術,然而一法通萬法通,李淵停也不做什麼高難度的法術操作,只是激發出紅色法術力的那一絲奔涌的熱意罷了。

    背上驟然爆起了一個由內而外噴發的火苗,淺淺的刀口瞬間變成大面積的燒傷,忍着火辣辣的疼痛,李淵停驚喜地發現,毒素的傳播似乎停住了。

    「快走!我來斷後!」安東大聲疾呼,一道道落雷在空氣間躍動,無數隻用以混亂視線的蝙蝠在這超規格的打擊下,瞬間就化作了一堆堆灰燼。

    前面說過,監視者在攻擊的那一剎那是無法隱藏身形的,安東已經等候許久,經過法術簡單引導,一道集中的心靈震爆以腦力儀為中心,倒地的數百名普通人為能源,直直地打向了那隻吸血鬼。

    在分身化作蝙蝠之後,就以主身悄悄潛到李淵停身後的監視者再也沒了手段,一聲尖利嘯叫,便在這無形能量之下,頭顱轟然炸裂。

    主身一死,四周飛舞的蝙蝠也紛紛散作血霧。

    安東心中警兆大作,李淵停這時已經跑到安東身邊,他敏銳地意識到了危險。吸血鬼最後的尖嘯絕非臨死前的絕望嘶嚎,而是與敵偕亡的決絕法術!

    血霧如有生命一般,在一瞬間便凝聚成一道細小血珠,接着便以驚人的氣勢電射而來!

    這是吸血鬼的第一滴血,也是所謂的源血。源血不僅是吸血鬼的力量源泉,還蘊含着監視者一生的記憶。

    如果是底密爾公會的會長,吸血鬼扎戴夫,甚至可以憑藉這樣一滴血復活重生。

    安東心思電閃,在首法師的思感里,這樣的速度其實還稱不上是快。如果不是剛剛藉助儀器釋放了那一次攻擊,他覺得自己有無數個辦法可以應對。

    但監視者就是如此決絕,他的死和這次攻擊幾乎發生在同時,完全抓住了安東施法的破綻。

    究竟該怎麼辦?安東終究是學院派法師,他一生哪裏經過幾次像樣的戰鬥,這一刻生死關頭,他竟然略微惘然,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應對。

相關:
本類熱門 更多
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細胞監獄
玩家兇猛玩家兇猛
道家祖師道家祖師
四次元道具四次元道具
新書小說
更多
大明天仙譜
神隱歸來,盯上我的不止可愛女生
從紅樓開始的名著之旅
災變降臨:我能模擬生存率
亘古大帝
人在西遊寫小說,聖人都來催更了!
北宋之天生反賊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
逍遙修仙志
快穿大佬請善良
此界修真不正常
魔尊駕到之重編廢材契約
重生二郎神楊戩
透視全能學生
一品傲妃絕殺天下
鬼脈
語言選擇